蘇老師專欄

[ 2019-03-11 ]

<談文論譯>語言變形記─從 Association Football 到 Soccer   蘇正隆

足球本來只能用腳踢、用頭頂 (kicking & butting the ball),1823年英國 Rugby School in Warwickshire 的 William Ellis 抱著足球狂奔,引發另類打法,之後就有regular football 跟 Rugby football 之分。1863年 London Football Association 制定規則,把不能抱著足球跑 (no-ball-carrying) 的叫 association football,不久就有人把它縮簡為 assoc football,之後又縮為 soc,後來大家又喜歡加上 er 字尾,就變成  soccer。同樣的,Rugby 到了 1893,也開始有 rugger 的講法。(來源: Stuart Berg Flexner, Listening to America: An Illustrated History of Words and Phrases from our Lively and Splendid Past, 1982)

之前我寫「斜槓族 / 斜槓青年」,關於 slash/ slashie 的說法引發一些討論。我認為 slashie算是 slash的一種變體、暱稱 (to show affection),就像名叫寶玉的人,家人、朋友可能會叫她「小玉」,姓張的,人家叫他「老張」或「小張」。

只要是活語言往往都會不斷演化轉變,像 Taiwan garden lettuce 本來正式名稱是「台灣萵苣」或「本島萵菜」,台語俗稱「鵝菜」,現在通行叫「A菜」,不過它的正式名稱仍然存在。有次颱風過後,記者在報導蔬菜漲價時,大驚小怪的說果菜公司竟然把「A菜」誤標為「台灣萵苣」。

有時的演變是訛音俗字取代本字,如明代學者王圻在十六世紀中編的圖解百科全書「三才圖會」就收有「烏鰂」 (Cuttlefish) 的的描述,但到了近代卻訛轉為「烏賊」。較近的例子則是「巢蕨菜」(Asplenium) ,本來是山地原住民的蔬菜,所以俗稱「山蔬」,現在都寫成「山蘇」了。

另一種常見的演變是字位/音位轉換 (metathesis),英文 garnet「石榴紅/石榴石」,是來自法文 grenat 字位/音位轉換的結果。就像兩岸中文「演講」與「講演」,「道地」與「地道」的差異,也是一種字位/音位轉換的現象。(Jerome Su, March 6, 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