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老師專欄

[ 2019-04-18 ]

<談文論譯> I stand corrected. 接受指正,承認錯誤   蘇正隆

昨天我和台大外文系 Prof. George O'Connell (今年的 Fulbright Scholar) 去逛夜市,經過一家賣四神湯的店,我就說許多「四神湯」、「綠豆薏仁湯」裡的薏仁 (Job’s tears) 往往是大麥 (barley) 冒充的。我一直以為 Job’s tears 的 Job 唸 /dʒɒb/,Prof. O'Connell 問我怎麼拼,我說就是聖經裡的 Job 呀,他沒糾正我,只說「喔 /joʊb/!」,我今天早上一查,原來聖經裡的約伯 Job /joʊb/ 和 her job /dʒɒb/,Steven Jobs /dʒɒbz/ 唸法不一樣!我準備去跟他說 “I stand corrected.”

大約30年前彭鏡禧教授介紹我 William Safire 的暢銷書 I Stand Corrected,是 Safire在紐約時報雜誌撰寫的專欄 “On Language” 的結集。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 I stand corrected,原來 admit that I said something that was not correct. (承認錯誤,接受指正),可以有 “I stand corrected.” 這麼簡潔的說法。

有一次我和彭教授聊到 vineyard (酒莊葡萄園),因為 vine 唸成 /vaɪn/,所以我一向都把 vineyard 唸成 /ˈvaɪnjɑːd/,彭老師提醒我是 /ˈvɪnjɑːd/,要不然我有可能唸錯一輩子。

約 20 多年前有次陳東榮教授到我辦公室,談起 Barbra Streisand 的電影,受到中文芭芭拉‧史翠珊的影響,我和很多人一樣,都把 /ˈstraɪsænd/ 唸成
/ˈstreɪsænd/,經陳老師提醒,才知道應唸 /ˈstraɪsænd/。

語言學習是終身的事,永無止境。但願大家都像子路那樣,「人告之以有過則喜」、「喜聞其過而改之」;不過現實中許多人會覺得沒面子,想盡辦法自圓其說,或甚至像柏楊所說的「聞過則怒」。(Jerome Su, April 16, 19; Revised April 17, 19)